博客网 >

刘岸访谈录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刘岸访谈
胡杨树

--------------------------------------------------------------------------------
名家访谈  加入时间:2006-11-18 10:50:26   

 

   


      胡杨树:刘老师您好,您是《绿洲》的主编、社长,我们就从你管理的《绿洲》说起,请您先简单的说说《绿洲》?
  刘岸:好,《绿洲》56年创刊,真正出第一期《绿洲》是57年的1月7日,文革中停刊,84年复刊。明年是《绿洲》创刊50周年。
  《绿洲》见证了新疆的经济发展、政治发展和文学发展的轨迹,这个说法一点不夸张。
  《绿洲》是纯文学期刊,每期112个页码。
  《绿洲》主编经历了洋雨——孟丁山——虞翔鸣——李光武(文联副主席代主编)——刘岸,半个世纪以来,我知道的新疆大部分知名作家——比如说现在的周涛、杨牧、章德益、王嵘、董立勃、王刚、刘亮程、红柯、沈苇、韩天航等都是绿洲的忠实读者和作者。
  《绿洲》是社科类的优秀期刊。

  胡杨树:谢谢,回过头来,能不能说说您?说您与文学的缘分。也就是说您走了怎么样的文学之路?
    刘岸:我出生在阜康,79年高考上了军校。父母是中学教师,因为家庭成分是“旧官吏”,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总挨整挨批。家族中就是没有一个党员和军人,当时军校首次对地方招生,家里人特高兴,觉得我乘机可以当兵,还有机会入党,可以改变家庭的“颜色”,我就上了军校。上军校之前我的理想是当画家,因为外祖父是书画家。但部队的学校对学生内务要求很严格,画具没地方放,我的画家梦就被扼制了,代之而起的是愤世嫉俗的写作——没有发表欲望的纯心灵的写作。
  83年6月我毕业时,总参下了一个文件,让我们全上了边防,我在边防10团。那是中国和吉尔吉斯的边境,一年5个月的大雪封山,收音机收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内容,甚至收不到任何汉语广播,从收音机出来的声音是外语。
  在这样的环境下,为排遣无聊,我只有读书,时间多,就能细细的读书,把《古文观止》《聊斋志异》一类的书逐字逐句的抠了好多遍。后来是自己经历了三次生命的历险后,才萌生了当一个作家的想法,既然要作家,就要为当一个作家做准备,不怕你笑话,我以为当作家的啥字都认识,于是找来一本新华字典从头到尾背了三遍,然后到处搜集关于文学相关的书,托人找来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教材学习,通读研究中外历史地理名著及相关评论,之后真正的开始习作。
  一年多后,我调到阿克苏文化干部学校教高中语文,我给班里的学生写范文,有一篇文章被学校的一个学员推荐到当时的《塔里木文艺》发表,这个不算处女作。
  后来我考到了南京解放军指挥学院,期间就在《青春》《钟山》《雨花》等杂志发了四五篇小说。
  毕业回疆,那边杂志社的编辑就把我推荐给了《中国西部文学》杂志社。我去时,遇到一个老编辑,记得很清楚,他说你的小说有杰克·伦敦的风格,但没有超过杰克·伦敦,我心想,我要超过他还找你干吗?就走了。
  当时我完全可以在南京解放军指挥学院留校,但当时的“中国西部文学”,讨论的挺热闹,可没啥创作实绩,决心回来一显身手。那是不知天高地厚呀!记得我发中篇小说《太阳神的子孙》时,《中国西部文学》的编辑压下来不说发也不说不发,也不给我退稿,当时稿件传播方式没有现在电脑这样便捷,按一个键稿件可以全国各地的跑,那个时候是手写稿,一个稿子就是一个,再抄一份的可能性不大。半年后莫言的《红高粱》发出来了,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小说可以这么写!就把我的小说发了。后来他们也说,你的小说先发出来,你就是莫言。
  现实教育了我,写东西不是光有天赋就行,还得有“文运”。文运没到,瞎折腾,弄不好还失自己的人格。
  88年,因为有两家杂志说要我当编辑,我热爱这个工作,就闹着转业了。可转业手续费到89年办好时,正遇到89学潮,砍掉一批刊物,那两家杂志同时被砍,我只得去了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后来就到了兵团文联,先后当编辑、专业作家,现在是《绿洲》任主编,代社长。
  我主要是写小说的,创作比较多的是95到98年,当时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时间多,定过一个目标,把中国的大刊都发一遍,到2001年吧,这个目标基本上是实现了,当然,我的文运没到,所以没多大影响。
  前几年当专业作家,写得多的是电视剧和电视纪录片,我喜欢文化感强的电视纪录片、专题片。觉得它们比电视剧好玩。
  这是我大概的一个走文学之路所留的轨迹。

  胡杨树:年轻时,您放弃了留校的待遇回新疆圆您的文学之梦,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可以说您几乎没有离开过新疆的文学圈子,您对新疆的文学的看法应该是有话语权的,请您说说您对新疆文学的理解和看法。
  刘岸:新疆文学在全国格局中用一个字形容不为过——弱,兵团的文学更弱,文化要有历史传承,不可能凭空出现那一种文学现象,新疆先繁荣起来的是诗歌和散文,周涛、扬牧、章德益是新边塞诗近代三位优秀代表,为什么会出现他们?出现新边塞诗?这是有历史渊源的,一是过去有曾参、高适等人的边塞诗,新边塞诗能从那里汲取营养,发扬光大;二是新疆的主体少数民族多是诗歌的民族,象著名的历史长诗《玛纳斯》《江格尔》,还有12木卡姆的鸿篇唱词,都是我们诗歌创作的源泉……因此出现几个出色的诗人,散文家,不奇怪。
  新疆的诗歌、散文一直是强项,年轻一些的有刘亮程、沈苇、黄毅、王族、王锋等等,多!
  在新疆和平解放前,严格的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小说,直到王震的一兵团进疆建立兵团,把中原文化带进新疆,才有了真正的新疆小说,新疆小说经过30年的发展几乎没有什么进步,直到近10年才有了前进,我归结原因是新疆的一些本土作家在觉醒,还有一些因为到内地学习,改变了文学观念,接受了先进的小说理念,才产生了现在的小说成果。
  新疆不缺乏小说的土壤,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大多数都是历史的原因跟着父辈从中原迁徙到陌生荒凉边远的新疆,这本身就构成了小说的基本要素,这么宏大的人类历史大转移,在人类的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本身就是特殊而壮观的,八千里路云和月,他们用自己的青春脚步丈量人生,探索新疆广袤土地,数以万计的上海人、湖南人、山东人、……男人,女人在一起走几千里,汇成了多少故事的海洋!这样的环境下产生象张贤亮的《肖尔不拉克》等小说,这是迁徙小说,是路上的故事。后来大移民迁徙结束,留下的人开始了生儿育女的生活,就相应的出现了董立勃的下野地小说和刘亮程的村庄散文,以及赵光鸣的移民小说。
  随着新疆小说的发展,近年来出现了较有影响的小说有王刚的《英格力士》、董立勃的《白豆》《静静的下野地》、红柯的《西去的骑手》等等
  新疆的历史和地域特点都决定了这是个出大部头的地方,新疆的长篇小说在未来的时间里应该有大的发展。
  汉语写作的经过了艰难的发展过程,反而少数民族文学的文学观念还不错。像艾克拜尔?米吉提、买买提明?吾守尔等。
  还有锡伯族的傅查新昌,一个视写作如生命的多产作家。我认为他的散文比小说写的好,评论比散文写的好。
  80年代文学极其繁荣,一部小说有很多人阅读,当时的小说政治上非常敏感。刘心武的一篇《班主任》就是明证。当然,像杨牧的《我是青年》那样的诗,一经问世就以风一样的速度传遍大江南北,这样的现象在现在和将来都绝对不可能再出现了。新疆文学在80年代曾显示过勃勃生机和应有的大气,但现在没有了,现在小家子气的东西太多了。

  胡杨树:您怎么理解文学的边缘化?
  刘岸:中国文学确实是边缘化了,文学曾经是话语中心,以前,一个能写文章的人就可以定为文化人,文化人受到普遍的尊敬,而现在有没有文化并不是仅是你会不会写文章,还包括外语、电脑等等,甚至后者更重要。国家需要经济发展需要改革开放需要和外国人合作发展,这是不可逆转的。
      文化的定义发生了变化后把文学挤到了边缘。这符合文学自身的规律,以前让文学处于话语中心其实是文学的悲哀,因为那时的文学是政治的工具和传声筒。

  胡杨树:您怎么看炒作?
  刘岸:作家是一个行当一种职业,凭什么这个职业就要高于或者指导其他行当呢?演员主持人是明星要露脸要制造花边新闻,才能长久地被大众关注,而作家是要耐得住寂寞,作家应该把文学当作自己的精神追求。我不反对炒作,现在是商业社会,张爱玲不是说过:成名要早。抓住机遇展示自己不为过,不过,把文学当作成名的手段不划算,文学创作很辛苦,能留一两件能看得过去的作品,已经非常不容易……但炒作的结果往往会造成虚假繁荣——作家还活着,作品已经死了。

  胡杨树:说到作品,我想知道您是怎么塑造您小说中的人物,有什么技巧吗?
  刘岸:根据我对国内外文学作品的研究,就目前来说,想要塑造崭新的文学形象和编制前无古人的故事,几乎不可能,该写的前人已经写完了。作者靠自己的经历来探索出与众不同的文学形象来,不容易。实践证明文学创作没有什么技巧。这篇是这样写的,下一篇绝不能沿用自己的前面使用过的方法,不然就会反复的重复自己。每次创作都要创新探索。

  胡杨树:你怎么看网络文学?
  刘岸:网络写作起点高,写手们所接受的思想资源多,我们年轻时能读到的书很有限,而现在能接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信息传递。
  一匹小马周围有很多青草、饲料,它能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喜好来选择,它就长得很好,这就是网络写手所占的优势资源,而我们年少时接受到的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读书无用论等等的侵蚀。
  当然,写作和所占的资源和学历没有直接关系,高尔基小学没毕业,但他是当之无愧的文学大师。我是说,资源多总比资源少要好,要有优势。
     写作大多都是童年的记忆影响其一生,知道他的童年,甚至都不用冒险写作就可以断定这个人是不是文学的料子,童年的记忆给予人一生的财富和写小说的虚构能力。比如一个很会讲故事的老祖母,这个孩子的思想就有很大的遐想空间。而现在的孩子每天都在应付作业,那里有时间去遐想啊?他们太忙了。他们的想象力下降了。。
  现在是不读名著不读经典的时代,小说的产生是必然,小说的消亡也是必然,人们不再抱着厚厚的小说费脑费眼的阅读,电视电脑一个小时传递的信息量远远比一个小时看的书多。
  人因为懒惰才促进了社会的前进,过去一个五千多字的《道德》就是一个长篇巨著了,那我一部长篇还不得用他们的竹简装五车啊?从甲骨文到印刷术,人们不断追求简单轻松的生活和相互沟通的方式,过去没有产生小说,是因为记录方式繁复量重,字就少,也就很难把小说的情节说的精彩,后来纸张发明,有了方便的表现形式,小说应运而生。小说将来会被另一种形式代替也很正常,当人们发现了比阅读小说更好的方式的时候,小说就象甲骨文一样会消失,成为后人研究的对象。

  胡杨树:您现在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呢?
  刘岸:目前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子归城》,写了70万字,想修改压缩到50万字,这篇作品历时四年,可能将在明年上半年彻底完工。
  主要是写百年前的一座城市从繁华走向湮没的故事。虽然是百年前的故事,但却不是历史小说,故事应该很好看,我对这个故事做了仔细的研究,注重文本和语言的张力,能使不同的读者领略到不同的滋味。

  胡杨树:谢谢刘老师在十一的大假中接受我的访问,祝您节日愉快!

                           完稿于2006年10月11日


刘岸简历:

     刘岸,男,纯种汉人,六二年生于阜康市。曾用名刘壮志,笔名老岸、庄梓等。中共党员,大本学历,学过画,教过书,守过边防,当过法官。所学专业是“军事指挥”,但长期从事文学杂志编辑工作,为出版系列编审,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新疆作协理事,新疆电影家协会理事,现为兵团《绿洲杂志社》主编、社长。

     著有长篇小说三部、中短篇小说集两部,纪实文学作品两部、影视作品30多集。其中三部著作分别被美国哈佛、耶鲁大学及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一部获兵团“五个一”工程奖。

     此人基本上是一个隐于闹市的写作者,远离喧哗,不事张扬。除了作品,为人一点儿也不另类。

《刘岸作品集》http://www.huyangshu.com/story/book.asp?fid=25

 

 
上一条:文学、文明、文盲及其他——答“新疆作家网”问
下一条:我们有鲁迅
 

--------------------------------------------------------------------------------

 

 发表,查看评论  打印本页
 
 
 
 

 

<< 小说的人物 / 小说艺术分析-连载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oua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