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刘岸小说印象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刘岸小说印象
                         李光武

    在当代青年作家中, 刘岸的小说是一流的。而这大概无可争议。
    认识刘岸完全是由于他的小说。那一年,我在阅评自治区文学期刊时,《中国西部文学》上的一个短篇小说《诗人出走》使我拍岸叫绝,惊叹不已。小说写到这个程度,已非人力可为,确乎不是凡品。作者刘岸是个什么人呢?是什么东西促成了这篇小说?于是我给这个陌生的刘岸打了一个电话,算是认识了,并建议他继续写一组“藏獒”题材的系列小说,一定会出彩。刘岸答应了,后来果然又写了一篇。此后又读过他的中篇小说《湮》,十足的魔幻现实主义,十分精彩,可惜受马尔克斯影响太深,未能引起轰动。在此后的几年中,在一些国家级刊物上陆续读到刘岸的一些小说,又收到他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和一本《刘岸小说选》,感到刘岸已经走向全国,真成气候了。
    刘岸的小说才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似乎他天生就是一个写小说的材料。这一点在他的中篇小说《湮》中表现得最为明显,给他一滴水,他就可以给你创造出一片重洋。我常常对他这种编织故事的能力感到惊奇。解读刘岸小说并非容易的事情,尤其是他埋藏很深的象征和主题。其小说大根概有这样几个特点:在虚拟的情境中进行了精神的狂欢;汪洋恣肆,诡异复杂、在热烈的抒写高潮后,留下的是一片死一样的静寂和彻骨的寒冷,弥漫在作品之上的淡淡的诗意和无限悲情,另外,小说新颖的表现手法、鲜活的语言、危险而幽默等带点侃味的比喻,苦涩的哲学玄思和寓言式的反讽与批判,构成了一片片关于社会、人生、梦想与现实的美丽而忧伤的冬天的童话。
    刘岸的小说拒绝媚俗,常常远离主流话语。就主体而言,悲剧多于喜剧,对生活的批判多于歌唱,在死亡、情仇、性与爱、物质与精神、原欲与悔罪的虚拟语境中,把冲突推向极致,以揭示生活和人性的本质。譬如《诗人出走》追逐藏獒又被藏獒吃掉的诗人,这个藏獒大概象征诗人坚守的最后一片精神家园或者某种理想。《天鹅湖传说》、《遍地马兰》中的农工老木,《最后的放弃》中的暴发户吉林都是在生与死的最后时刻选择了死亡。象欧·亨利一样, 刘岸的小说非常注意结尾,总是追求石破天惊、戛然而止的艺术效果。
    刘岸是有才华的,有着很强的生活感光力。刘岸对乌鲁木齐的描写,如清真寺、博格达雪峰、苹果巷、西大桥、和平渠、街的野玫瑰等的捕捉和点染,信手拈来,妙笔生花,读来十分亲切,也使我对这位青年作家的创作成就和未来寄予了更大的希望。
                           ——原载《广播电视报》

<< 小说艺术分析-连载 / 生命的骚动与追寻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oua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