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刘岸作品欣赏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天鹅湖的传说

       刘岸
            一
    这个湖过去没有名,后来湖里有了天鹅, 有个叫老木的男人便给他取名为天鹅湖,再后来天鹅湖没有了天鹅,但湖依然叫天鹅湖。
    二
    长空里的那场格斗是在夏日的正午发生的。正午的阳光像跳跃的黄纱巾,从原始胡扬林里忽然腾空而起的鹰隼看上去是黑色的,像一枚炸飞了的江南汉瓦。黑色鹰隼闪击白天鹅的运动轨迹正像一个高明的电脑操作者手中的鼠标箭头,只在转瞬即逝的几秒钟内便完成了不规则的复杂几何运行,准确无误的点击到了目标。
    像一条安详的河流一样在天空中平缓飞翔的天鹅群阵那一刻阵容大乱,随后秃头天鹅凄历的唳叫便穿透阳光布满天空。……
    三
    天空中的这场惨剧发生的时候,正在湖中荡舟,不,荡舟是个浪漫的说法,实际上老木正在湖面上进行捕鱼作业——更准确的说,正在捕鱼作业的老木当时正仰目凝视,手搭凉棚仰目凝视天空。
    老木是兵团某师八团八连的农工。很多年前,兵团的一支勘探队深入大漠,在大漠腹地里发现了一片方圆几十公里的胡扬林,他们在林中转悠了3天,发现了湖中的这一片水域。牺牲了三个同志。在中国近代史上以屯垦著称的王震将军,听了这一消息十分兴奋,用红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儿,说: “我们不可以在这儿建1个团场么?”于是一批富于献身精神的人便来到了天鹅湖,进行农业实验, 但失败了。天鹅湖边由于土壤稀少,沙漠增多,除了胡扬林几乎长不出其他植被。但这地方还是归了八团,具体的讲,便归了兵团八连。八连人在没有找到天鹅湖的农业价值之前,天鹅湖便处于无政府状态十里长避害,搁置着,撂荒着。后来当人们发现天鹅湖里有着稀少而尊贵的虹鳟鱼时,连长便从羊群里找到了老木,以倔犟著称的连长看不上同样以倔强著称的老木,连长看不上老木的原因除了老木的倔犟以外,还因为老木是个蔫屁,
    连长说“老木,你别放羊了。到那片胡扬林里去养鱼吧。”
    老木这回没倔犟,只把那段长烟袋在鞋底上克勒克,说“半年给我送一回粮。”
    连长说:“你自己来领。 ”
    蔫屁老木说:"我怎么走到?”连长说:“好,半年送一次粮。 ”老木于是人来到了天鹅湖边.
    四十多岁依然打光棍的老木, 在枯守天鹅湖的岑寂生涯中曾经有过一个女人,那个身材苗条,门牙外露的高个儿女人被称作“远看清山绿水近看呲牙咧嘴”。女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便显示出了对老木的彻底绝望。
    你自己在这里坐牢吧!女人说罢边走了。女人走的那个日子师德清是清晰记忆、成百上千千人携带的天鹅飞过了天鹅湖上空。这是一年一度只有一次的事情,老木觉得那女是和天鹅一起飞走的。
    寂寥的人喜欢幻想。在老木幻觉的当中,那女人被雕刻的越来越漂亮。
    4
 
    春日正午的惨剧发生时,老木正懒洋洋地躺在湖中的小船上晒太阳。 老木肌肉发达,皮肤已被太阳晒成棕褐色。但老木还是喜欢时时躺在湖中的船上晒太阳。就在这时,天空发生了一个奇迹,一群天鹅高高的掠过了天空,巨翅煽动高空的声音,象温柔的风。声势浩大的天鹅阵容缄默无声,快速高翔的一波接一波飞向蜃气升腾的大漠远方。
    对于老木来说,一年一度的天鹅飞过是他的一个节日, 是他戈壁滩般孤寂生活中一朵灿烂之花。老木知道,每年冬季,在我国长江以南各地的天鹅,到了春季, 便会北迁到蒙古和新疆一带。使他感到纳闷的是,那些洁白的,成千上万的天鹅,飞跃了多少山涯与峡谷,穿越了多少风雨与云雾,羽毛上落满了漫长飞行的灰尘和倦意,他们朝着遥迢远方飞行的目的是什么?老木知道,在这个举世著名的大沙漠上, 不是什么鸟都能穿越它的,他象一个大海,几乎没有鸟儿的栖息之地,生养之地,而天鹅却一年一度要飞跃 这片沙漠。
    老木在凝望这些天鹅的时候,能感到人生的迷离与恍惚。悲剧就在此时发生,在老木看来,那只黑色鹰隼,彷佛一只上窜下跳的战斗机,而那只落伍的白天鹅则如同一支庞大的运输机,它平稳的飞翔,随后便被战斗机击中,而沉重的、笔直的落向湖畔.
    老木大喊着划起双桨,象湖中冲去……
    让老木惊诧的是,这只落伍的白天鹅在老木接近她的时候,她那白的耀眼
黑喙脖胫细长,姿态端庄沉静的孤立于湖畔的一颗岩石上,刹那间老木对白天鹅的美丽所震惊,他忽然发现那个离他而去的女人其实很丑陋。
    老木后来发现这只头顶上的一块皮毛已被鹰隼揭去的白天鹅,在落地昏厥了12分钟之后,其实便已清醒,具备了再次奋飞、追赶同伴能力,然而他却宁静的望着老木的到来。
    更让老木疑惑的是,按照天鹅的飞行高度,天鹅飞行高度不是黑色鹰隼所能达到,而这支天鹅不知为何却进行了低空飞行,结果惨遭不幸。在此后,饲养白天鹅的日子里,老木有了更多的天鹅的知识,比如:天鹅繁殖在春季的湖畔、做巢、遇险时他会大张翅膀赶走幼天鹅.跑错窝的天鹅会被无情的喙死。 天鹅4岁就生儿育女,且爱情专一,皆白头偕老,生儿育,使到六十高龄。漫漫生活长途中,如若一方不幸先亡,另一方绝不再聚再嫁,情愿孤寡枯度一生. 同时老木也悲哀的发现,这只受伤的白天鹅在头顶得新肉长好之后,显露着腥红的,发亮的、光洁的皮毛,她成了一只秃头天鹅。秃头天鹅当年秋天便有一个伴侣。
 秋天的黄昏很宁静,夕阳西下,金红的太阳挂在金黄的胡杨林下,胡杨林中微风轻佛,胡扬林沿着地平线绵绵而去,在火红的夕阳里变得迷离恍惚,看不真切,潮湿的湖面上晚风轻拂夹带着河水的清凉.老木坐在湖边自己搭起的窝棚边上正拉二胡。
 远处有一丝声音喧闹传过来,透过密密层层的胡扬林,显得细微弱小,若有若无,彷佛一缕游丝在空气中颤动。老木的心像被水浸过一般湿漉漉的,温润又有点酸楚。老木知道,这一丝轻微的喧闹声便是十五只庞大的石油钻井队要在沙漠中修一条横过公路的声音。老木觉得自己平静的生活被这一若有若无的声音搅乱了,他想象着白晃晃、黑黝黝的柏油马路笔直的伸向前方,前方黄沙漫漫,道路探
看不分明,老木捕捉不住哪若有若无的声音,也想象不出那条道路的模样。突然,老木竖直耳朵在捕捉那种声音的同时听到的空中忽然激荡起的刷刷的空气声。天鹅的叫声在黄昏里,每一声似乎都久久回荡着。
就在这个黄昏,上百只天鹅破天荒地第一次落到了天鹅湖畔,他们在湖边洁净的沙地和芦苇中栖息,饮水,梳理自己风尘仆仆的羽毛。
 秃头天鹅在这一刻显得极为兴奋,他像国王一样自傲的在天鹅群中打转,高声欢唱,对着那些秀气的词天鹅闭眼张啄,高亢的唱歌……
      在夕阳淹入诱人的胡扬林之前,天鹅群阵振翅高飞深入云霄。秃头天鹅伸着颀长的脖子望着迷茫的天空,无动于衷的站立在湖边的那块岩石上,显得孤独而高傲。大约一分钟后,天鹅群阵尾部的一只秀气而洁白的雌天鹅,忽然一声高亢的唳叫,向着秃头天鹅飘飞下来,它在湖面上绕湖三仔,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向着秃头天鹅飘落下来。秃头天鹅在那一刻发出了响亮的欢呼声。
 老木望着这凄历而动人的一淡的苦涩和愁怅便在心头徜徉弥漫,那种遥远淡泊的生活记忆又一次在他心头升起,他又想起了那个离他而去的女人。
    于是,他拉动弓弦,凄凉的唱:
    一栏门景象米饭吃了三天半,
    还剩了哪大半碗……
    老木的相思酸曲情成了他和天鹅相依为命,共度时光的生命维系,
 
    鲁连长知道了老木养了白天鹅是在第二年夏天的时候。那时候横过沙漠的公路已经修通。起先是有几个记者来到了胡扬林,之后报纸上报导了沙漠中发现了原始胡扬林,以及胡扬林中还有一泊水湖的消息。不久省林业厅的一只考察小组来到了天鹅湖畔,他们在对原始胡扬林进行考察的同时,也对老木的生活进行了考察。之后,他们严肃的向老木指出:天鹅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你不能饲养。
    老木木然不作声,坐在湖边,凝然若塑,望着湖边。
    “老头儿,你听到没有,你不能养天鹅,天鹅我们得带走。”
    老木无动于衷,恍如隔世,听到了来自天外的声音,那声音象古刹中透出的几声钟声,象彼岸卷来的一阵海风,又似爬动着冰峰寒极的几点马蹄声。清晰却又虚渺,令他无从把握。
    “听见了吗,白天鹅交给我们带走,这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老木陡然一惊一双犀利的眼睛陡然射向来人“你能带走?”
    林业厅的人于是跟上小船儿向湖中划去。那时候老木的一对天鹅已经付出了5只小天鹅,他们在湖中栖息。而林业厅人费尽周折,始终不不能靠近它们……直到傍晚时,老木望着林业厅的人在湖中追赶天鹅,始终不能得手的狼狈相,忽然发出了哈哈大笑,那些
那笑声像野狼,象炕洞里的燃烧的火焰声……
    林业厅的人愤怒了,愤怒在使他们回到首府之后依然不能平息这种愤怒,于是他们向兵团某师发出了警告,传递了老木不能饲养天鹅的消息。要求八连配合,将老木的天鹅收交国家所有。
    鲁连长知道了这一件事只说了声“球!”于是老木又过起了他的平静的生活。    据说期间发生团长曾经将鲁连长叫到办公室,询问此事,鲁连长说:“大沙漠里有水由林子,这样好的地方世上少见,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十分重视,这么好的地方不能养天鹅什么地方能养?”
    团长说:“问题是老木能羊好白天鹅吗?”
    鲁连长说:“球,为什么养不好?那是他的女人。”

     8

    一片明澈的水泊在胡扬木参差不齐的山地间倒映天光,一株巨大的老胡扬开放映照在水边,白色的树干,暗褐色的树枝以及吐露着点点橙黄的树叶,——当然这是一颗一立在水边的孤胡扬林,他在荣荣绿草中半岩半木,彷佛一只嵌生的黑皮老貌,几只粗壮的壮杈纷纷指向天空,其中两只已全然枯干,而另丝伸着细小的秃头显示了他的昂然生机,在阳光普照的日子,古树拖下一大片形状奇异的青灰色,柔和阴影,就像一个梦幻,忽然在白昼里显形这无疑是一幅令人浑然忘记一切的画卷,老木生活在如画的浙江武楷和政府成因和显一只起作用丝,进行审改名中资者永远招呼管子一个活生生了话,五十一应在男人就是自己湖畔,常常也会陷入一种奇异的状态,就像是在梦中,从远处观察一个陌生人影活动,同时也隐隐感到那人影就是自己,这种只有在梦境和迷幻中才能体验的状态使老木常常感到迷离恍惚,在这个样时候和状态下,老木常常就要坐在老树干上,演奏二胡,唱自己的相思酸曲:
 下饺子煮了一锅糊糊,
 想妹妹想的日上三杆还起不了床……
 煮饺子煮了一锅糊糊,
 想哥哥想的妹妹端不起个碗。
老木唱歌的时候,他的天鹅边忧郁占在他的旁边或者静静的游弋在水中,听他歌唱,和天鹅相处的日子久了,唱歌便成了老木对于天鹅倾诉衷肠得权利,而听歌则城了天鹅义不容辞的义务。——这种义务需要天鹅1幽雅的身姿和宁静的心态来听取,如果由某一只天鹅表现出烦躁不安和心不在焉,老木便会发作起来,拾起树边得干胡杨枝或者抓起一把沙子向那只天鹅洒过去打过去,应
老木唱歌有时候不乏热情洋溢,可老走调儿,凡是高音的地方都常了拖长的痛苦的尖叫,他的天鹅则毕恭毕敬,偶而幽一只天鹅因为那尖叫受到条件反射也会跟着他们的唳叫两声,声音自然嘹亮击破长空,天鹅意识不到老木糟糕透了的音质,看老木拉二胡的目光自然便十分虔诚,彷佛一个爱自己爱人的人一往情深人体贴入微的看着老木的那张用马尾巴做起来的弓,和天鹅相处的日子久了,老木便知道了很多关于天鹅的知识,说明(………………)
这一切都使老木时常发出一两声轻轻的的叹息,。
毫无疑问老木的叹息是一种隐约的声音气场,隐约的场波在辽阔的沙漠上回荡,
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女人感受到了这种气场,这个人便是老木的女人。
     9
老木的女人是沿着那条笔直的黑色柏油马路走进沙漠,来到天鹅湖畔的。那是一个春日的下午。
    老木的女人是做为别人的情妇来到天鹅湖畔的,因此老木看女人的目光编眼白多于眼黑,老木开始看女人的时候并不是眼白多于眼黑实际上最初的一刻老木没有认出女人,老木只看到一个身材遥迢涂脂抹粉,抹着鲜艳口红,描着脓黑眼眉的姣好女人轻摆丰肫,款款而至。
    老木在枯寂的生活中,目光自然的省略了女人身边的男人,男人比女人矮1个头,粗胖,微黑,说话轻声细语,男人穿着一身皮尔卡丹,意大利鳄鱼皮鞋。老木的目光省略了男人就只注意到了珠光宝气的女人,老木望着由远而近的女人,目瞪口呆,不知道这个女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女人说:“你真是要把牢底坐穿。”
    这时候老木才清醒的意识到了这个女人是谁。让老木惊诧不已的是,女人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时髦女郎,后来老木知道女人是去了新加坡,让老木惊诧不已的是老木只知道在这个时代化妆术使女人的美丽变得可疑,而从来没有想到过,当这个女人拔掉了唇上的獠牙,新置了洁白如玉的整齐的牙齿之后,驻新加坡的美容术居然使这个女人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你怎么来了?”
    “旅游观光啊,”女人说,“现在报纸上把这个地方吹成了联合国的重点保护单位,我为什么不能来看看呢?”女人这样说的时候便把身边的男人搂到了胸前。女人总是从男人的背后搂住男人,因此在老木看来这个男人的头上似乎又长出了一个女人的头。这时候老木的眼白就多于眼黑了。
    小男人有一种肤浅的激动:“哎呀呀,这真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啦,亲爱的
谢谢你代我来这么美丽的地方,这可真正是一个世外桃源啦,哎呀呀,还有这么多的小鸭子。”
    “是天鹅。”女人有点难为情的纠正说,并望了老一眼。
     “什什么,是天鹅啦,天上的鹅肉地上的驴肉可真是好吃啦。这位老先生啦,我看你生活很落魄拉,怎么样啦,给我和我的亲爱的做一顿天鹅肉吃吃如何啦。价格好说啦。”
    老木默不作声觉得心头有一种恶臭气体直往上涌。
   “怎么样啦,老先生啦,价格好说啦啦,您开个价啦, ”小男人此刻忘记了山光水色的美丽也忘记了身边女人的香气,脑海里只有天鹅肉的清香甘美。“怎样啦?老先生啦,三千五千八千怎样?好啦,够你吃一辈子的啦。”
    “滚!”老木操起身边的船浆,“谁得裤裆撕破了漏出你这么个癞蛤蟆,滚!”
    “你,你,你有病的啦。”小男人连滚带爬的向后老木相互波折,一边对女人絮絮叨叨,“亲爱的这可怎么办啦今天晚上我们要在这里住下了这里没有别人的啦只有这个神经有毛病的人啦……”
    傍晚,在小男人唆使下,女人性胸有成竹的来到湖边,和老木进行了一番交谈。
    老木没有答应女人想吃天鹅肉的打算,但答应了腾出自己的小屋让女人和他的新加坡情夫住进去。这一夜老木在湖边和他的天鹅一到独宿了半宿。在这个夜晚里老木唱尽了他会的所有相思酸曲……
    老木的酸曲很像千年的胡杨,干涩而硬朗而坚硬,带着粗砾的锋刃在刺疼着女人的心,这一夜,女人彻夜难眠,梦见许多的乌鸦在通红的天幕下慌张的叫,苍凉的大地上奔窜至许多濒临灭绝栖蜴……
     10
    被老木骂作癞蛤蟆的小男人第二天早晨醒来,怒气聚消,他在湖边有板有眼的跑了几圈后,回来对女人说:“亲爱的,这个地方真是美妙之极呀,我有1个很好的发财计划,我们要把这里开辟成一个沙漠公园,不,原始胡扬林里公园,到这里来游玩的人就好比到沙漠里去探险啦,”女人听了很高兴,便去找老木协商:
女人对老木说“你不愿意跟我去海外也行,我让他在这里出资建一个公园,你想到时候人来仍往门票收入等等你的日子也会好起来,你就不会的这里孤独的过这中坐牢式的生活了。”
    “呸!”老木一口啖吐在沙地上,随即又吐出了一个让女人愤怒不已的声音:    “滚!”
    “不知好歹。”女人说罢,扭头就走。
    11
    “屁,他是的榆木疙瘩,咱们不找他,我自有办法。”女人说罢便把小男人搂在怀中,于是小男人的的头上便又长出了一个女人的脑袋。
小男人开动他的劳斯莱斯车离开湖边的时候惊动了老木的白天鹅,天鹅在湖面上空盘旋礼教,老木望着黑色的劳斯莱斯车驶向笔直的黑色的公路,忽然想起青年春天春去秋来的天鹅群之似乎怎么还没有出现。
    女人带着小男人找到了鲁连长,鲁连长期初也没有认出女人。
    “怎么,不认识啦?”鲁连长认出女人后便连连的赞叹新加坡的美容术,同时心里也就暗暗赞叹让大漠的的风吹过的女人真是不得了,被外国的洋水一泡便出水芙蓉一般能捏出水来。
    女人对鲁连长说:“鲁连长,这是我在新加坡的男朋友,他要在你们这里投资啊。”
   “投资?”鲁连长一听眼睛就放出了两到电光,
   “是啊,我想在你们那个那个那个天鹅湖啦,在那里搞一个公园, 一个游览的公园,探险啦,沙漠拉、多么美丽壮观啦,当然啦我是投资啦,我当然要给你们八连每年交啦,也可以算你们八连的外资企业么。”
 “好!好!好!”鲁连长一激动就只知道说好,没了别的词。连长当即给团长汇报,团长听了作出指示:热情接待,认真考察,积极谈判,从速达成项目。鲁连长当即便开始盛情款待新加坡投资人。
 鲁连长的接代跟他本人的作风一样,大鱼大肉,小男人看见就倒胃口说:“这种东西简直太大路货啦,我们吃点野味好啦。”
    鲁连长说:“对对对,野味野味。”可他想了半天,沙漠里除了野兔子似乎也没有什么野味。小男人看鲁连长为难便说:“天上的鹅肉,地下的驴肉啦。”鲁连长听了一愣,停住了手中的筷子,随即又哈哈大笑,“对对对有天鹅天鹅肉。”随即又叫来青壮小伙子张三李四,吩咐:“你们马上作连里的吉普车去胡扬林子,找老木,跟他要支天鹅来,就说我说的,外商要吃。”
    次日日暮黄昏,疲惫的张三李四空手而归。“老木不给。”张三李四齐声说。
    “什么,你们没说是我说的么?”
    “说啦,老木说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给。还说天鹅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一级保护动物?一级保护动物更轮不上他老木保护!”鲁连长气得嘴唇发抖,“张三李四,你们俩叫上王五马六,跟我去天鹅湖!”
    鲁连长带着人马就要出发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小男人,于是便匆匆地跑到招待所向小男人致歉,“啊,真是不好意思哪,老板哪,我们这两个年轻人办事不力,到那儿去没找到老木,没带上天鹅。”
    “啊,那可怎么办呢?”小男人说。
    “没关系,我现在就代人去天鹅湖您在家,我们明天回来,
明天准保让你吃上天鹅肉。”小男人一听天鹅肉又垂溅三尺啦好啦好啦鲁连长啦我和你们一块去的啦,在湖边烤天鹅肉吃那是怎样的一种阿情致啊。”
                            
                            十三
鲁连长一行人是第二天正午来到天鹅湖畔的,正午的阳光飘洒在湖面上,湖面上波光粼粼。鲁连长看到老木坐在湖边的那颗半岩半木的胡杨树干上,脸黑的象一块烧焦的木炭,他身边金黄的沙地上堆着一堆烧过的灰屑,灰屑中露着老木那个跟随他多年的二胡的琴瑟。显然,老木在上午的时间里烧掉了他的二胡,
灰烬里露着乌黄的琴头、琴瑟。
    鲁连长停车后从车上一跃而出,大步奔向老木。
    然而越接近老木他的脚步越小,他发现老木对他的到来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而是用异常呆滞的瞳仁望着远处的景色,远处像金黄的云阵一样排列的胡扬林使人在这个颇大的空间里显得渺小。鲁连长在老木面前立住,无言的立住,沉默的看着老木,他的鼻羿神经质的抽搐着。
    “哼。”鲁连长哼了一声,老木只是飞快的掠了他一眼,那黑而细长的脖胫仿佛上面有许多的重压,老木弓腰塌背,却目光平视着前方。
    沉默像一片不祥的阴影悬在了鲁连长和老木之间,“老木你他妈怎么回事?”鲁连长又哼了一声,他想打破这可怕的沉默。
    老木无言,但他听到自己那颗心在胸膛里“平平”跳着,他知道这只是一开场白,一个威吓,正题还在后面,他不安的等待。
    “老木。”鲁连长用严厉、专横的声音来威慑老木,与此同时,他脸上血色在逐渐消退,他的脸色猪渐发白发青,“老木,咱八连人脱贫致富奋斗了多少年了,成了吗,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外商投资,这不是咱八连人从天上掉下的金娃娃么?你硬是要把咱全连人的生机搅和坏吗?”连长的话没有威胁的力量,却使老木肃然,就像有人突然把一副铁链烤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忽然感到了一种将被扼住喉咙的绝望,于是他的喉咙也翻腾起了某种干涩的东西。
    回头望张三李四,“昨天还有。”张三李四齐声回答。“老木啊老木,”鲁连长从内深处发出了一种狂怒的心情,“你他妈这是……”
    “飞了,天鹅都飞走了。”老木嗫嚅着,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裤裆里。
    “不可能的这天鹅养了好多年啦很有感情的,怎么说飞就飞了呢?一定是他给卖啦。”小男人走了过来,叽叽喳喳的说。老木伏在裤裆里的脊背倏的直了起来,他的背逆精神又苏醒啦,“老子说飞就飞了,不信你自己找。”老木站起来撂步欲走,与此同时,他向后列了一眼看到小男人尾随其后觉得很可笑于是便站住,回头笑了起来,一种冷酷的干涩的笑。
    “老木,你是不是把天鹅给卖了呢?”鲁连长盯着老木的黑脸追问,“老木你知道天鹅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倒卖天鹅犯罪。”
    “知道!”老木笑得更肆无忌惮了,“连长你知道吗, 倒卖天鹅和捕食天鹅那个罪重?”
    老木尖刻恶毒的问话使连长忍无可忍,他扬起一只手几乎就有了抽打老木1个耳光的欲望,然而转眼他又改变了主意。“给我四处搜。”他朝着胡扬林里望了一眼,对王五和马六说。
    一个小时的搜索一无所获。
    而连长又命名张三李思,四处放枪,试图惊起天鹅,然而枪声之后四周一片静寂。
    “老木啦,看来,你直把白天鹅给卖啦。”连长恨恨的看老木一眼从怀中掏出一页纸,“看看,这是林业厅前一阵子给咱们发来的东西,就是关于你偷养天鹅的,犯法。你现在又倒卖天鹅,罪加一等。”
    “老木啦,是什么回事你就直说吧。”女人走上前来,试图劝慰老木。
    “滚开!”老木忽然一掌推开女人,女人惨叫着踉跄后到退,终于还是倒在了湖水里边。小男人立刻尖叫起来“鲁连长啊,你手下的人可真是太野蛮了,你要是连你手下的人都管不好我们可是没法合作的。”鲁连长的脸终于气成了灰白色,“他狗日的老木,离了臭狗屎还不种拉拉菜了,老木,你听着,从今天起你不要在这个胡扬林里待着了,张三李四王五马六,你们来守这个湖。老木你给我回去,放你的羊去。”
    14


    太阳的光芒在胡扬林的缝隙间闪耀,沙粒有和失色的黄册的灰色的彩色的他们轻盈的在车轮下滑动,山里覆盖了所有的踪迹,年迈了岁月风尘的痕迹,山里取走了阳光,吸干了允许,灭绝文书业,八一县动员原在车时曾太阳的光芒在胡扬林的分析仪监视缝隙间闪耀,沙粒有和失色的黄册的灰色的彩色的他们轻盈的在车轮下滑动,,沙粒覆盖了所有的踪迹,掩埋啦岁月风尘的痕迹,沙粒驱走了阳光,吸干了雨水,灭绝了声音,把一切都远远的拒至在谁也不可辨认的中心之外。
    汽车驶离湖畔,进入胡扬林,远远的,那条黑色的柏油路遥遥在望。
    忽然,胡扬林中响起了一片狂风大作啸声,七八只洁白的天鹅伸着嘘大的翅膀向着汽车冲来。与此同时,胡扬林中一片凄历的天鹅哎叫的唳叫惨叫,面对突然而至的奇迹,鲁连长和老木都惊呆了。
    天鹅醉汉般狂放的投向车窗,他们小而明亮的双目仿佛燃烧着飘动的火焰,鲜亮的瑞叫震聋发馈,令人惊心动魄。“停车!”惊醒后的老木大喝一声,几乎在汽车加然而值得同时,秃头天鹅撞上了挡风玻璃,一里血鲜红悬挂在了老木和鲁联长的眼前,背景是一片天鹅的雪白,一瞬间,老木有一种错觉,觉得那是一片灿烂的朝霞,老木鲁连长司机凝然若塑,尾随在后的劳斯莱斯车停车之后,小男人跳下车来,看到了在吉普车前扑腾曲的秃头天鹅
    “哈,天鹅?”就在这时那只秀颀的词天鹅立叫一声,冲向了小男人,小男人脸上先是感到被打了一记耳光,随即便尖声叫起来,他的眉宇间倍天鹅说了一口,鲜血立刻也形成了一片灿烂的朝霞,而围绕在在他周围回翔尖叫扑击的众天鹅直了中搏击和立叫更使他惊慌失措,他像一个溺水人用双手扑打着四周,他盲目的挥舞侵权头,向四周回击,一边向劳斯莱斯车奔跑。
老木是在众天鹅扑向劳斯莱斯,扑向小男人的一瞬间看清车窗前方在金黄的沙地上栖动着翅膀的秃头天鹅的,“啊!”大叫一声推开车门冲下车去,抱着抱起秃头天鹅,忽然放声豪哭起来……
 在这一天发生在胡扬林得另一件事是:
随后,两辆汽车陷在天鹅湖不能前行,众天鹅镇静自若的站在汽车前方不远三里处,司机和小男人不约而同的打起了喇叭,然而天鹅镇静自若,一动不动。谁也没有下去,天鹅的攻击时谁也没有胆量和心劲再次下车。天鹅和人在僵持进行了数分钟后,老木对鲁连长说:“让我和天鹅在这留着,三天后我自己回去。”

    一直呆若木鸡的鲁连长这时候茫然的望了望老木说,“你能回去?”
    老木说“老子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老木抱起秃头天鹅独自走向自己小屋的时候,众天鹅飞翔起来,在老木的头顶上飞翔着……

    15
    三天后老木果然独身回到了八连,在一片荒草滩上继续牡羊,老木走后,天鹅再也没有在天鹅湖畔降落栖息过。后来,天鹅湖真的成了沙漠公园后,人们在湖中养了一对天鹅,希望长大繁衍,然而,这对天鹅长大后,却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时间里飞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连春去秋来,一年一度的天鹅群也再也没有从天鹅湖上空飞过。
    天鹅湖依然叫天鹅湖,成了沙漠公园后,常有游人相问“天鹅湖为什么叫天鹅湖?”一般来讲,导游的回答总是“因为天鹅湖水域的形状像只天鹅。”
    其实天鹅湖的形状并不像天鹅,天鹅湖的形状很普通,只是一个葫芦状。形象的说,也只能是像两个摞起来的人头。
12700

       〈结束

<< 刘岸作品欣赏 / 季节的风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oua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